这个春节,她坚守在一个人的战位

发布时间:2024-04-18 08:42:47 来源: sp20240418

夜色渐深,驻地城市上空不时升起朵朵烟花,断断续续的闪光映照在第77集团军某旅卫生连急诊室的窗户上。

与此同时,一场迎新春晚会正在该旅大礼堂上演,现场响起阵阵歌声、笑声。而距离大礼堂几百米的这间急诊室里,值班卫生员、列兵程小雅只能听到白炽灯发出的“嗞嗞”声,显得这里格外冷清寂静。

入伍10个月来,程小雅有半数夜晚是在急诊室中度过的——她与另外一名急救护理专业的老兵一起,轮流担负卫生连夜间急诊值班任务。

“有时候觉得挺矛盾的,总希望有人来打破寂静,但转念一想,这就意味着有战友遇到紧急情况。所以,还是由我独守这份冷寂比较好。”程小雅告诉记者,10个月间的150多个夜班,她总共接诊过4名战友,有患急性阑尾炎的,有肾结石发作的,还有因急性肠胃炎高烧不退的,“总之,每个人来时,五官都因疼痛缩成了一团。”

而绝大多数时间,程小雅都是只身一人守着月色迎来日出。

“我们就像是盘山公路边的防护墩,大多数时候没人会注意到我们的存在,但关键时刻能救人一命。”程小雅回忆道,那次,一名战友突发疾病被送到急诊室,她当即用对讲机“叫醒了半个卫生连”,马上采取急救措施,然后将其转运至上级医院,“后续接诊的医生说,若是晚送来个把小时,那名战友可能有生命危险。”

病愈出院后,那名战士为程小雅送来一面锦旗。正是这个举动,让她彻底打消了申请换岗的想法。“曾经我有种错觉,认为自己的工作没啥意义,虽然穿着军装,却不怎么舞枪弄炮,医学院毕业后也很少治病救人,仿佛青春就在月升月落间白白流走了。”程小雅说。

“不过现在我不这样想了。”指着身后的那面锦旗,程小雅郑重其事地对记者说:“我守护的,是战友的生命。”

春节期间,与程小雅轮流“守夜”的那名老兵休假离队,急诊值班的任务便全部落在了这名“00后”女兵的肩上。

“班长入伍4年,上了700多天夜班,从没在家里过过春节。这次她本计划过完年再休假,不过最终被连队‘赶’回去了。”提到“春节”,程小雅下意识地垂下脑袋,“今年是我第一次在异乡过节,说不想家是假的,更何况是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。”

每到思乡时,程小雅总想给母亲发消息,经常是打出一大段文字后,又将内容删除,“深更半夜的,估计妈妈早就休息了。这时候给她发信息,她第二天早上联系我时,正赶上我补休不能及时回复,中间的‘时差’难免会让她担心。”

正如程小雅所说,虽然她和战友身处同一座营区,可工作性质却让她与别人产生了“时差”,以致她入伍这么久,很多官兵仍不知道这名“军营守夜人”的存在。去年年底,程小雅的名字出现在拟推荐立功受奖人员名单中,负责经办此事的营部文书还打电话到卫生连确认:“是不是敲错名字了?”

时针指向零时,与记者聊起这则趣事时,急诊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,程小雅条件反射似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。好在虚惊一场,来者是卫生连的战友。

“小雅,这是排骨汤,指导员专门让我给你送来的。全连官兵中,你可是唯一一个品尝到他爱人厨艺的人。”说着,那名战友将一个保温饭盒交给程小雅,随后拿出手机,“你看,咱连在迎新春晚会上表演的节目,连长让录下来给你个惊喜。”

不等程小雅发问,那名战友便按下播放键:主持人报幕声刚落,程小雅在急诊室值夜班的画面出现在舞台屏幕上,旁边则蹦出一行大字——“致敬平凡中的坚守”。

“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……”手机中传来战友的歌声,那是自打程小雅走上急诊值班岗位以来,常在夜里小声哼唱的歌曲《孤勇者》。(李佳豪 张建平)

(责编:陈羽、唐宋)